永远的本命马恩,现在主萌龙腾世纪Loghain/Maric和冰火的胖鹿/奶德、葱鹿

(灵感来源于Vana在汤上发过的小短文,http://onehotsummer.tumblr.com/post/95982045340/stannis-davos-41-ghost-living-person 单纯想解释一下文里的二鹿为什么会变成鬼)

































































国王永远留在了他战死的那个林子里。

冬去冬又来。

有些气候足够温暖的年份,这片林地会被开垦,然后自然的,就有人搬来居住。

而在那些人当中,有时会有熟悉的面孔。

其实戴佛斯曾来此地找寻过他的尸首,最后无功而返,看来在变成群鸦的盛宴后,国王和士兵并没有什么区别。

国王不知道那场梅丽珊卓预言过的大战最后是怎么结束的,哪方取胜了。冬去冬又来,可在战争真正打响之前,他已经永远地留在了这里。

此时的国王之手已经不再是那个国王之手,虽然他们长着一样的面孔。在他身边张罗里外的自然也不再是玛瑞亚夫人。

他身后常常像以前那样,跟着一串精力过剩的小子。

一次,他膝下无子。某日,他的妻子从外面捡回来一个女婴。

黑发蓝眼,长得煞是可爱,只是脸上有一个黑色的胎记,像被火烧过一样。

但他们不介意,正相反,宠她宠得不行。

女孩一天天长大,会甜甜地喊他父亲。而他会把她扛在肩上在村子里四处转悠,向嘲笑她的男孩子们愤怒地挥舞拳头。

冬去冬又来。

有时他会躺在床上子孙环绕地终老,有时冬夜实在太过漫长,熄灭了一切的生气。

有时只要过上几十年,这个长着浓密络腮胡子的熟悉身影就会回来,有时则很久也不会出现。

没关系,冬去冬又来,国王已经地永远留在了这里。

一次,林地被彻底地夷平了,原地修起了很多国王从没有见过的东西。

一辆卡车突突突地开了进来,在柏油路尽头的房子门前停下。

这次戴佛斯是孤身一人。旧宅有着他与亡妻太多的回忆,他实在无法在那儿继续住下去。

他卸下行李,开始打扫,布置,做饭,吃,洗漱。

就在他洗完脸抬起头的瞬间他在镜子里看到了国王。

他吓了一跳,猛地回头,身后自然是空无一人。

“你是谁?”他问镜子里的人影。

冬去冬又来,多少东西消失在层层白雪之下。

“……史坦尼斯 拜拉席恩,”国王想起了这个已经失去了意义的名字,“我并无恶意。”

评论(3)
热度(14)

© zk你好喵喵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