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本命马恩,现在主萌龙腾世纪Loghain/Maric和冰火的胖鹿/奶德、葱鹿

(灵感来源于Vana在汤上发过的小短文,http://onehotsummer.tumblr.com/post/95982045340/stannis-davos-41-ghost-living-person 单纯想解释一下文里的二鹿为什么会变成鬼)




国王永远留在了他战死的那个林子里。

冬去冬又来。

有些气候足够温暖的年份,这片林地会被开...

一方死亡30题 29 你离开后的十年

拜拉席恩嫡系覆亡后,戴佛斯携妻儿渡海,定居于布拉佛斯。他活着看到了史坦利和史蒂芬长大、看着史坦利娶了媳妇、生了娃儿。一天史坦利小心翼翼地问他:不如这孩子也起名史坦尼斯吧?他愣了下,突然意识到:除了回忆和左手的断指外,他的国王—他唯一信奉的神明—留下的痕迹已不多了

他是国王的亲弟弟,没人敢当着他的面说什么。可他总是“戴佛斯戴佛斯”个没完,终于某次有人忍不住笑了出来,史坦尼斯立即便让他恨不得自己生下来就没长过嘴。

“无论出身为何,你是拯救了风息堡的英雄,没人有资格嘲笑你。”史坦尼斯低沉的声音在空无一人的大厅中回荡。“如果哪位血统尊贵的老爷记不住这一点,那我就让他长长记性。”

他看见他的走私贩——他的洋葱骑士——站在他面前,面带惶恐,然后渐渐地,绽放出羞涩而感激的微笑。

劳勃生得高大而俊俏,可给莱安娜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诸神在上哪我美丽的小姐,” 当时的劳勃略显夸张地惊叹道,但他的目光中却有最真挚的欣喜。“您长得可真像您二哥啊!”

少年时的史坦尼斯私底下其实和动物(猫除外)很亲近。有时在兄长处受了气无处诉说,他就会跑到风息堡的狗舍去帮猎犬刷洗,静静地呆上很久,而它们也会很亲热地舔舔他的脸和手。对了,他还救过一只受伤的苍鹰,为它疗伤并取名傲翼。


后来,抓不住猎物的傲翼被叔公哈柏特处理掉了,狗舍里的狗也在风息堡之围期间被饥饿的人们分食。自然,他们把肉最多的部分留给了代理城主。腹鸣如雷的史坦尼斯死死地瞪着那块肉瞪了很久,终于把它叉起,撕咬下一口,闭眼,咀嚼,咽下。


此后每一次面对肉食,他都会想起那段七层地狱一般的日子,想起那块狗肉在他口中的味道。


有时他能把肉咽下去,有时不能。


当需要人帮助他“睡眠”时,史坦尼斯让红袍女退下,派人召来了他的洋葱骑士。

“抱着我,”仅穿着一件褪色的白睡衣他命令道。“就像你过去做的那样。”

Fluff

戴佛斯不知道哪个事实更让他惊讶,是他的封君亲自造访他位于风怒角的小小城堡,还是史坦尼斯竟然在耐着性子回答史坦利和史蒂芬提出的一个个天真可笑的问题。

戴冯呆立在一旁,表情已经无法用惊恐来形容了。

察觉到他的到来,史坦尼斯咳了一声:“你的儿子们,”他说,表情有些尴尬。“可比当年的蓝礼好管多了。”

Fantasy

戴佛斯努力让自己不要去想象红袍女在大帐中是如何“服务”他的国王的。

可当国王问他准备怎么服务时,他紧张地舔了舔嘴唇,全身几近不可遏制地颤抖了起来。

Time Travel

他在临冬城的瓦砾中睡去,在风息堡的客房中醒来。他未来的国王在大厅中等着他做决定:是接受处罚,和过去一刀两断,从此位列封臣。还是保住手指,带着和那船补给等体积的金子离去,暂时(史坦尼斯刻意地强调了这个词)逍遥法外,直到哪天被擒、被绞死。

上一次他毫不犹豫地选了前者,为家人前途计。而现在的他已经知道了做此选择的后果:

他会失去四个儿子。

在国王死后,他的妻儿会被人从城堡中赶出,流落异乡。

而他可能永远、永远没有机会和戴冯、史坦利还有史蒂芬一起去看看魔龙以及世上的各种奇迹了。

最重要的是,即便是再来一遍,他也没有信心能帮助他的国王避免往后的种种悲剧。在诸神不可测的意志面前,凡人总是无力的。

史坦尼斯还在等待,薄...

OOC

在不知道第多少次被劳勃狠狠羞辱后史坦尼斯决定他受够了,便逃家当了海盗。

后来他的恶名传遍七国,皇家海军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才把他逮住并绞死。他的尸体被吊在他唯一的朋友走私贩戴佛斯隔壁。

后者是在潜入地牢企图营救好友时被当场擒获。

1 / 2

© zk你好喵喵殿 | Powered by LOFTER